汽车

荣成栖息地生态环境改变入冬只大天鹅陆续死

2019-05-22 01:49:4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荣成:栖息地生态环境改变 入冬20只大天鹅陆续死亡

摘要:

1月24日,本报接到读者来电,称入冬以来,山东省荣成大天鹅栖息地又有20余只大天鹅陆续死亡,呼吁媒体关注。

袁学顺在天鹅湖岸边又挖下了一个半米长的坑,他轻轻地把大天鹅的尸体摆弄好,让它的头朝着北方——它飞来的方向。这个冬天,他已经这样亲手埋掉了5只大天鹅。事实上这还远远不是全部。

袁学顺,50岁上下,家就住在离天鹅湖不到一公里的成山镇,他在镇上开了个电器修理的小店。每年入冬,当大天鹅从从西伯利亚、蒙古和东北三江平原等地飞到荣成过冬时,小店就成了大天鹅救助中心,老袁也格外忙。据他说,今冬以来,因伤、饿辗转送到他这儿,后又陆续被林业局或动物园等其他单位领走的大天鹅已有22只,这些大天鹅都陆续死掉了。

“有的大天鹅是饿死的,被人送来时,提起来像棉絮一样轻。有的大天鹅是被撞死的,头上伤口很大,血已经流尽。”还有的,送来的时候只剩一口气,终死在了袁学顺的怀里。

老袁至今记得被他称为“老白”的那只大天鹅,被发现时,正随着一群大天鹅觅食,一条腿已经断了,铁制的猎夹拖拉在上面。“老白”用这条独腿支撑着活了6年,死在一个冬天的早晨。

在荣成天鹅湖沿岸的浅水里,这样的猎夹并不少见。袁学顺说,看似平静的湖里,其实处处充满杀机。钓钩、鱼,都是足以使大天鹅致命的东西。在天鹅湖的湖心,有人用鱼圈起一块领地,养起了海参。许多大天鹅因为撞上鱼,挣扎不脱,终死掉。

即使大天鹅没有被鱼勒死,等待它们的仍然是一个险象环生的世界。在湖边,有人曾经捡到一只大天鹅的头,刀口整齐,明显是被剁下来的。另一只被冲上岸的大天鹅,双腿全被折断。还有一只,翅膀拧在了一起。

在袁学顺眼里,这个号称是世界上四大天鹅栖息地之一的天鹅湖,已经成了大天鹅的一个坟场,在这里,他至今已经埋葬了200余只大天鹅。

离天鹅湖近的成山镇,街上到处都是大天鹅的影子——白玉石雕刻的大天鹅像,以天鹅湖命名的宾馆,“旅游胜地天鹅湖”的巨幅标语,以及依靠大天鹅为卖点的房地产项目,当地也由此赢得了“天鹅之乡”的美誉。年复一年,来此越冬的大天鹅已日趋减少,能安全返回的更少,许多大天鹅再也无法回到北方它们的繁殖地去了。

沿着天鹅湖岸巡查,袁学顺经常想起过去。上世纪70年代,他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,常常约上几个伙伴,去湖边看大天鹅。芦苇丛、滩涂、淡水河的入湖口处,大天鹅成群,此起彼伏,连缀成片,夕阳下,覆盖了半边湖水。如今,他沿着天鹅湖、马山湾、朝阳湖的湖岸巡视时,不得不悲哀地承认了现实,当年3个大天鹅主要栖息地,如今已经面目全非。

天鹅湖西面,曾经是一片滩涂,湖边堆积着几米深的淤泥,生长着大天鹅喜欢的食物大叶藻。上世纪90年代,当地政府进行了一次规模浩大的“清淤工程”,将湖底淤泥挖出,然后倾倒在原先有水有芦苇的滩涂上。

如今,此处已被厚厚的淤泥替代。黑色的淤泥干掉后,龟裂、沙化,走在上面松松软软。昔日大天鹅成群的地方,已经看不到什么。

另一个曾经的大天鹅栖息地,在天鹅湖南岸,在这里,一条叫花夼河的淡水河注入湖中。从河流上游探访时看到,从成山镇通向花夼河的水渠里,流着发臭的生活用水。类似的水渠,一共有两条,分别从不同位置与花夼河连接。

花夼河的入湖口处,聚集着几十只天鹅,河里带来的淡水,是它们的主要水源。当地人说,这水“虽然脏一些,起码天鹅还能喝”。

不能喝的是遭受了工业污染的水流。一条被当地人称作“沙沟河”的淡水河,经过了一个电子科技园区。看到,乳白色的废水直接排到河里。有些水域,沉淀着暗红色的粉末状物质,河水发出刺鼻的味道。

与沙沟河并行的另一条河,流过了一个水产加工区。河水超过1/4的部分,呈现浅绿色或红色,带着油花的水和浅红色的液体,通过细长的铁管直接排到河里。

两条淡水河终都流进了天鹅湖。在河水入湖的地方,过去大天鹅的栖息地之一,目前已经是一条沿湖修建的水泥路。入口处用几道铁栅栏围成一个窄门,进门者,收费20元。

“如果只是一只只地捕杀,大天鹅是杀不绝的。”袁学顺说,生存环境的改变,才是对大天鹅的威胁。

淡水、食物,大天鹅生存的这两个必要条件,在袁学顺看来,已经遭到严重损害。

对此,荣成市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的闫建国站长并不认同。他认为,除了注入天鹅湖的淡水,周边的许多淡水水库,也可以为大天鹅提供饮用水。

“大天鹅可以在100米的范围内闻到淡水,它们的淡水来源不成问题。”闫站长说。

不过,在大天鹅的另一个主要栖息地马山湾,看到,100余只大天鹅挤在岸边一片泥浆地里。地表坑坑洼洼地积攒着极少的淡水,小的水洼不过巴掌大,大天鹅把嘴伸进浑浊的泥水里,然后抻长脖子,仰头将水咽下。

袁学顺认为,由于沿湖生态遭受破坏,以前大天鹅赖以生存的大叶藻已经基本绝迹。因此,大天鹅才会上岸以麦苗为食。这造成了人、鹅之间的矛盾。他怀疑有人因此在麦地里投放毒饵。但怀疑归怀疑,因为没有资金,他无法将怀疑中毒的大天鹅送去尸检。 闫站长的看法显然与袁学顺有些出入,他表示,尽管麦苗是大天鹅喜欢的食物之一,但大天鹅的主要食物仍然是大叶藻。他承认,湖区周围的麦田确曾发现有毒的玉米和花生,但那是村民毒老鼠用的,大天鹅只是误食了而已。

大天鹅湖自然保护区内,一个叫烟墩角的码头是许多摄影爱好者聚集的地方。这里,常常栖息着数百只大天鹅,或浮游,或休憩。岸边停泊着大大小小的车辆,各种相机的镜头对着湖里,拍摄者有时为了获得一张理想的照片,会一次次将大天鹅轰起。

几百米处,一个公共厕所后面,是一个巨大的湖边生活垃圾场。村民长期以来都是靠着大海的吞吐将垃圾冲刷干净。靠近垃圾场,腐臭气息扑面而来。略微翻捡,垃圾里有茶色的玻璃药瓶、绿色的方便面包装袋、发霉的橘子皮、白菜叶和大葱等。大天鹅就在这样的垃圾丛中穿梭,不时将头伏下啄食着可吃的东西。

有人曾拍下这样一张照片:一只天鹅,满身泥污地游在垃圾漂浮的水面上,头上顶着一片绿色的菜叶。而另一名当地人告诉,他亲眼看见一只被剥了皮的死貂扔到垃圾堆里,被几只天鹅瞬间用嘴啄散。“我听说大天鹅是不吃肉的啊。”他边说边啧啧摇头。

岸边一家旅店门口挂着牌子:卖玉米,5元一袋。每天,都有拍摄者前来购买玉米,撒在垃圾前面。这时,所有的大天鹅就会扑着翅膀抢上前来争食。有时候,大天鹅的嘴甚至会伸到人的手里来。这一幕,当地人已经司空见惯。“大天鹅已经和我们没有距离了,这说明我们的保护意识有多强。”一名林业局的官员这样说。

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(IFAW)的一名工作人员却从中看到了大天鹅难耐的饥饿。他的解读是:所有的野生动物,本能上都是怕人的,若非迫不得已,不会与人这么接近。

在袁学顺家的院子里,7只大天鹅和一只黄狗圈在一起,周围用半米高的绿丝拦着。

这些大天鹅的翅膀和腿脚多少都有些伤,已经飞不起来了。靠墙修建的一个水泥池子里,水已经结了冰,因为无处洗澡,大天鹅浑身上下沾满了泥灰,挤在一个铁盆前一下一下啄食玉米。

忽然,几只大天鹅引颈高亢地鸣叫起来。袁学顺说,它们这是“产生爱情”了”。如果这些大天鹅是健康的,春天来临时,它们会成双成对飞回遥远的北方,然后在那里的芦苇丛中织窝,生儿育女。现在,它们只能在老袁这儿终老一生,再也飞不回去了。

“这里就是它们的归宿,直到死掉。”袁学顺说着叹了口气。

如今,袁学顺已将自己三间临街的铺子改造成了“家庭式大天鹅救护中心”,每当有人将受伤的大天鹅送来,他都会在这里进行医治。

目前,他正在悉心喂养的一只受伤的大天鹅,被发现时,脖子被电线划伤,食道的上端严重脱落,右脚外侧的脚趾骨被折断,并伴有中毒迹象。

每天早上9点左右,袁学顺会亲自配好大天鹅的食物——切成细条的玉米饼和苹果。喂前他先拍拍大天鹅的头,然后掰开大天鹅的嘴,用手指将食物深深地塞到大天鹅食道没有受伤的部位,再帮它捋下。喂食一次要花费3到4个小时。“对自己的父母也没这么操心。”说这话时,袁学顺一脸无奈,用水给大天鹅擦洗着身上的灰尘。

袁学顺给大天鹅疗伤治病的药,有三七粉、阿托品粉、安磷定针剂等,把这些药与绿豆汤和在一起,每天给大天鹅灌服两次。他认为自己并不是救治大天鹅的人选,“可是现在,没有什么地方能像我这样用心的给大天鹅做救护。我不能眼看着它没命。”

他告诉这样一个例子,一个周五的下午,村民发现一只受伤的大天鹅,按规定给相关部门打报告,对方表示,先寄养在村民家,等周一上班了,他们再派车来接。

相比之下,袁学顺的“家庭式大天鹅救护中心”可随到随接,远近闻名。成山镇兽医院,同时挂着“荣成市大天鹅救护中心”的公家牌子。看到,里面的“治疗室”干净整洁,暂住室里也没有大天鹅暂住。值班时间,工作人员向推荐:“要了解大天鹅救治?你可以去镇那头找一个私人的救护中心。”

袁学顺认同“救助的根本目的是使大天鹅回归自然”这一“国际惯例”。可他还是把那些不可能重归自然的大天鹅养了下来,为此,他甚至和一些保护动物的人士发生争吵。因为根据那个“惯例”,一些不能再回归自然又没有教育意义的野生动物,应该被杀死。

他不忍心抛弃任何一只,包括那些已经死掉的。空闲的时候,他会一个人到湖边的“天鹅坟场”坐着。湖对面,依稀可以看到,离天鹅湖岸几百米处,一座新的居住小区正在建设中。

1月30日,离开当地时获悉,荣成天鹅湖正在申报自然保护区。

编后:2004年1月5日,本版发表了“大天鹅是怎么死的”的一文。当时,“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(IFAW)接到来自山东荣成的报告,报告人就是袁学顺。那年大天鹅在天鹅湖落脚一个多月就死掉了13只……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(IFAW)迅即派出鸟类学专家对当地大天鹅的栖息地进行了调查。大天鹅,国家Ⅱ级保护动物。荣成天鹅湖属省级自然保护区,据当地有关部门提供的数据,以往保护区越冬的大天鹅数量在1万只左右,年份达11120只,是世界上四大天鹅栖息地之一,也是我国的大天鹅越冬地。时隔两年,山东荣成天鹅湖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,反而有越来越恶化的趋势。

《一年级》学生打人事件升级 网友:中西观念有差别-一年级-学生
雨雪“闹”元宵 双休日温升至10℃左右
好消息! 永州又新增三條航線 多地直達
分享到: